初夏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咸鱼的我也有100粉了,按照传统好像是要来一发点梗😆之前有小伙伴小伙伴问猫妖,但是因为前段时间有很多烦心事所以一直是断更,想要捡起来的时候发现思路断了,实在不好意思去回复小伙伴😂这次也是希望借此来复建

又一年723陪你过

百度佐助吧:

🎊宇智波佐助0723生日快乐🎊

🍅佐助吧2017年佐贺征稿正式开始啦!欢迎大家积极热情地投稿!征稿详情见下图。

🍅【征稿时间】即日起-2017年7月1日

🍅【投稿方式】
打开邮箱→写明标题→上传作品→点击发送
邮件标题:“【吧刊投稿】作品分类 - 投稿者百度用户名 - 作品名称” 。上传稿件作品为附件,发送电子邮件至“bdsasuke723@126.com” 即可。
示例:【吧刊投稿】同人小说 - 木老湿 - 我要上艳艳

🍅【投稿须知】
吧刊未公布前请勿公开自己的作品,吧刊内容要保密哈,吧刊放出后可再另行发布~

为保证吧刊质量,吧刊组成员将对所有投稿作品进行筛选,如果亲的作品未能被选上,敬请谅解。未录取作品将于7.22前以邮件回复作为通知。

若未能如期交稿和未被录取作品也没关系,依旧可以在佐吧发布来庆生。品质优良也是加精的~

🍅其他疑问可以在评论直接回复或者私信官博哦~
🍅更多详情欢迎来到百度佐助吧
@克罗kro  后期@木木是一大片森林 

水仙大法好❤️

メートル:

不会画画了。 而且脑子好像也坏掉了😿

何处惹尘埃

本来是庆贺微博宇智波佐助话题3000粉的水仙贺文,结果拖到现在😂

恰拉助x来光助

设定是hybrid child 这部动漫的设定,没看过的宝宝们一定要看一下❤️

区别于人偶,并非机器,一面明镜。

从有记忆开始就开始望向那一张脸,明丽的面容,漆黑的鬓发。

他的一句话开启了我的整个人生“终于醒了啊,我叫宇智波佐助。”

那一天脑子里一片空白,记住了他的样子和他的名字。

后来我就一直跟随着他,我开始学着说话,慢慢的也有越来越多不懂的问题和好奇心,宇智波佐助是一个不喜欢说话的人,但他会简短的回答我的问题,替我解惑。

从醒来的那一天开始就僵硬的身体现在也变的灵活的多,至少在跟着宇智波佐助翻过小山跨过河流时不用被他提着。脑袋也变得清明,储存着知识、记忆和感情。

在过河时我看到了自己的样子,倒映在河水中,那是宇智波佐助的脸。

旅途太过沉闷,即使是偶尔会有一些无关痛痒的袭击和战斗,也完全不够解闷。宇智波佐助是一个很强大的忍者,总是摆平的轻易。用时间的算法来计的话,从知道他名字的那一天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年了,他额前的头发都遮住了他的一只眼,一只淡紫色的轮回眼。

我学会了很多东西,就像一个人类一样。但也只是像而已,宇智波佐助教我的东西之中也让我明白了我是什么。

hybrid child。

依靠主人的爱才得以存活。那么佐助是爱我的吗?

问题的萌芽总是快速的成长,但这次却没有办法向佐助提问,好像总是觉得害怕。

那么自己学会什么是爱就能明白佐助是不是爱自己的吧。

于是一切都和宇智波佐助预想的轨道脱节了。

他在外漂泊是探寻辉夜的秘密,总是来去匆匆,行踪隐秘,十分低调。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hybrid child拥有了生命和与宇智波佐助想的完全不同的独特性格。

宇智波佐助一身黑色,沉稳内敛。hybrid child却喜欢穿的光鲜亮丽,脖子上和手上戴着叮叮咚咚的装饰品,会在旅途中采摘玫瑰花别再胸前的口袋上。
也越来越聒噪,疯言疯语的。

“呐,佐助酱,喜欢玫瑰花吗?很漂亮的花呢,你戴上一定很好看!”

“佐助酱,总是不说话可不惹女孩子喜欢呀。”

“话说,明明我和佐助长的一样,为什么女孩子总是喜欢你呢?”

宇智波佐助实在是忍不住了“因为你太多话了。”

很快,我和佐助又到了一个村子,还是老样子找到旅店住了下来。

“明天我会去异空间你自己好好待在这。”

一直都是这样,每一次佐助去异空间就会消耗大量的查克拉,然后直到下一次查克拉储备完成就会再一次进入,循环往复。

不在意的摆摆手“知道了,一直都是这样我都习惯了。”

宇智波佐助也不多话,去沐浴过后就准备休息。

我把胸前的玫瑰花拿了出来,走到镜子前摆了个帅气的姿势“今天也要好好表现,让那些可爱的女孩子爱上我才行。”

屋子里只剩下了佐助一个人,他翻了个身,看着关上的门,微微叹了口气。

我在街上看到了很多可爱的女孩子,我向他们微笑,问她们可不可以一起逛逛街呢?女孩子们都很热情,我拿出了玫瑰花送给她们,含羞带笑的女孩子配上玫瑰花简直漂亮到不行。

夜深了,我和女孩们告别,回到了旅馆。进了房间黑漆漆的一片,佐助睡觉很浅,这大概也是生为忍者的警觉性,他在黑暗中动了动身子就没有动静了。

在这样寂静又黑暗的环境中,我也会变得安静下来,我睡在旁边的床上,就直直的望着佐助脑后翘起的头发。

我又不由自主的想,佐助他是爱我的吗?

可是他很少笑,也不对我笑。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那么我又为什么会存在呢?他究竟是怎样看待我的。
或许,这本不该是我一个hybrid child 应该去思考的东西。

第二天醒来,佐助已经离开。我也像以前一样等着他回来。可是这一次我却没能等到跟以前一样的重逢。
三天后的一个夜晚佐助回来了,吐了血陷入了昏迷。我的心慌乱不已,我找到医疗忍者,治疗过后,那个医疗忍者告诉我,佐助长时间的耗费查克拉,损耗自己身体,身体早就不堪重负,迟早会出事的。

佐助一直在昏迷中,我也那里都不想去了,我不明白佐助为什么要做这样危险的事,为什么他一直都不肯停下来,为什么他不笑,越来越多的问题盘旋在我脑海里,我好想大声的问他,我想问他,下一次可不可以停下来,可不可以不要再勉强自己了。

自然无论我心里活动再丰富我还是一句话没说的陪了他两天,我用勺子喂水给佐助的时候,他终于眼睛睁开了一条缝。我很高兴大声的叫着他的名字,却不敢碰他,他的身上太多伤口了。

而后又过了两天,忍者的身体恢复的还是比较快的,至少佐助已经可以下床走动,虽然脸色不太好,我尽力的照顾着他,其实真要说起来也没做什么,宇智波佐助,是一个很独立倔强的人,受了伤还是不愿意别人过多插手自己的事,宁愿忍着。

第三天,佐助不见了。我在他的床前醒来时床铺早就冰凉了,我呆愣了好一会儿,猛地起身到处寻找,我大声的呼喊着他的名字,由房间到街道,不断的奔跑奔跑,体力不支脚步却停不下来,心里的感觉很难受,透不过来气,知道意识归于黑暗,脑子里最后一刻的画面依然是他安静的面容。

醒来是在旅店的房间里,是村子里的人送回来的。我突然就好像回到了第一眼看到佐助时的状态,脑子一片空白,意识昏昏沉沉,躺在床上四肢都好像生了锈动弹不得,我看着窗外的景色由清晨到黄昏最后归于无边黑暗。

空气突然开始弯曲,漩涡中显现出佐助的身形,黑暗中看不到他的面容,就好像一棵古树于黑暗之中站成永恒。

漩涡散去后,我定定的望着,他回来了。身形微晃,我连忙从床上起身,以最快的速度去到他身边,原来他居然早就没了意识,不过这一次身上倒是没有什么伤口,可惜,这一次大概比以往更难痊愈了吧。抱着佐助的手不自觉的就想要抱得更紧,怎样才能留住他?

照旧请来了医生,还是不如人意的说法。我还是无能为力的陪着宇智波佐助,从很久以前我就发现了,宇智波佐助很耐看,因为自己老是会一不注意就看得失了神。那种感觉很舒服,心里踏踏实实的,没有杂乱的想法,只有他。

我看着他,从黄昏到清晨,竟不觉得疲累。突然我觉得我自己身体素质其实可以和身为忍者的宇智波佐助一拼。

我去厨房熬了粥,在我回到卧房时,宇智波佐助已经醒了,他微微侧了头,看见我的样子不高心的皱了眉头“你这样子还真难看。”

我不在意的走近,准备喂他吃粥“难看不过你现在的样子。”

宇智波佐助并不愿被人喂食,但深受重伤的他现在连反抗我的能力都没有。半逼着他喝完了粥,我才觉得心里轻松了点,笑容不自觉的就出来了。
宇智波佐助又躺好了姿势,闭上了眼“你还是这个样子顺眼点。”

是说我笑起来好看吗?不过就算问了也不会有答案吧。

本来还担心宇智波佐助伤好了以后,就会又去异空间,但是出乎意料宇智波佐助终于安分下来了。我高兴坏了,这样子他就不会每次都搞得破破烂烂的。在宇智波佐助有点精神的时候,我就带着他在村子里四处乱逛,乡下地方最好的就是风景了,这个村子有一片枫树林,天气入了秋,叶子都红了个遍。宇智波佐助对这片枫树林倒是满意,我也就每次都刻意带他过来,看到他表情舒畅一点,比看到美好的女孩子还要心里高兴。我总是缠着他讲话,他也是随意回答,方正要是不耐烦了,就闭口不言,看着着枫树浅眠。我也不好一个人自言自语,也靠着树,安静的休息。

火红的枫叶飘飘洒洒,随着空气的流动,倒是飘的很有意境。一片红枫调皮的降落在宇智波佐助的脸上,又向下稍移了位置,恰恰盖住了浅色的唇。我侧头看了一会儿,心里觉得越是艳丽的颜色越是衬合他,这枫叶也难得多情。似乎是觉得脸上的叶子不太舒服,眉头稍微动了动,我取下了枫叶,一只手捻着,覆在口鼻上,惬意的枕着手臂,眯起眼享受大自然。

惬意不已的日子总是有尽头的,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宇智波佐助难得主动说了话“明天我就要走了。”

“嗯。”大概又是去那个鬼地方探取什么鬼秘密。

“不会再回来了。”

我撰紧了被子,眼睛不由自主的瞪大“为什么?”

“事情到此也该有结果了,你...你可以去木叶,会有人照顾你。”

我噌的一身起了身,颤抖不已“我是hybrid child,是你hybrid child,没有了你..你的爱..我活不下去。”

“......”

寂静,快要把我逼疯的寂静。我不管不顾的冲了出去,第一次流下了眼泪,那不是人类才有的东西吗?

黑暗中只有一句寂寞的话语“你不会没有了我的爱...”

我漫无目的的游荡,直到看见日出,我猛的跑去了花店,花店才刚开门,主人正在修剪花枝,我买了一支玫瑰,甚至来不及让店主修剪尖刺。我拼命的跑回了旅店,一定要来得及!

大力推开木门,宇智波佐助的身后正是一个幽深的黑洞,正要跨进去的时候,转身看向了我。我笑出了眼泪,向往常一样把玫瑰叼在了嘴上,尖刺伤了我的唇,伤口不打,依然渗出了鲜血,我冲向了宇智波佐助,拉扯他的衣领,隔着玫瑰的尖刺,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吻了他。

宇智波佐助笑了,而后又残忍的推开了我,反作用里让他掉进了身后的漩涡。

“我给你想了个名字,叫恰拉助。”

这一次等不到他回来了。

我活到了很长的岁数,总于明白了我一直想问的问题的答案。


---
没有了爱恰拉的确是没有办法活下去的,可是他却活到了很长的岁数❤️









上善若水晓星尘,十恶不赦薛成美😭
辣鸡洋真是太辣鸡了,星星真的很好,你那么喜欢他,不怪你。
“道长,你不懂人心就不要入世!”
这两个人要是没有遇见就好了!

猫妖

章十三 
 
 
回到万华镜内,鸣人带着佐助和白回了竹居,把佐助安顿好,他蹲下来“我等下和白要去办事情,这竹居我已经安排好人保护,你好好睡一觉,睡醒了我就回来了。” 
佐助并不应答,自顾自的躺下侧卧,再不理会任何事。鸣人帮佐助拢了拢身上的披风,就带着白离开了。 
“你倒是很聪明,挑人下手挑的真的很准!”待离竹居离得远了,漩涡鸣人才语气不善的开口。 
白依旧是那副温柔的面容“实在是情非得以,也不过是赌一把,难得妖王情深。” 
“哼!团藏既然用人来要挟你,自然不会把人藏在明面上,他心里最为放心的地方必然是他的根,根在万花镜深处,有魔障庇护,魔障无法破除,到时我会为你打开一个缺口,但势必会让团藏发觉,你时间有限,好自为之。” 
白颔首“我明白。” 
语闭,便跟着漩涡鸣人化为一阵雾气,离开了。 
---- 
万华镜深处是妖气深重之处,枯木蔽天,来到魔障前,漩涡鸣人依照计划打开了一个缺口,白立刻闪身进入,不消片刻,背着一个人出来,而团藏的爪牙也闻风而动,不能久留。把人送到万花镜外,白正想说谢谢,漩涡鸣人摆摆手“不必了,还是想想接下来如何躲避团藏好了。” 
白把背后之人托了托“那么后会无期。” 
背着人离开了,好一段距离后,背上的人虚弱的开口“白,你不该来的,团藏不会放过我们的。” 
“再不斩先生!你醒了!没关系的,更何况团藏不会有时间再来管我们了。”白轻声说道。 
他又想起了妖王的那只小猫妖,又是一阵叹息。 
---- 
这厢团藏正暴跳如雷,脸色阴郁,他收到消息,漩涡鸣人救回了佐助,随后根被破,再不斩被救,看来是小看了白那个贱人!不过,看来漩涡鸣人也不甘再被摆布了。 

接下来就是卡了数月的肉,生无可恋😭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74404211483038

----

顶着锅盖回来了,最近沉迷魔道,被薛晓虐成狗,然后就有力气写文了,果然是抖M体质吗?


如果维系一段友情让自己感觉到很累到底还应不应该在继续下去

猫妖

章十二



漩涡鸣人是在临近找到佐助时被白给截下的。

白此时也没有带上遮挡面容的面具,一副坦荡荡的样子。漩涡鸣人明白,这人和佐助被劫脱不了关系,积压的怒气爆发的气势汹汹,双目一下变成了鲜红的兽瞳,过于强大的妖力充斥在四周,由一声低吼为开端,漩涡鸣人冲了上去。

招式凌厉,致命。白四处闪躲,御冰保护自己。但也不过支撑躲过了漩涡鸣人几招。一个闪神,还是被漩涡鸣人的利爪划伤了手臂。

退到安全距离下,低喝一声,几面冰镜围困住了漩涡鸣人。白附身进入冰镜中,一时几面冰镜上都显现出了白的身影,冰镜上的白同时抬手,下一瞬无数的冰刺朝着漩涡鸣人射去,在这个冰镜中,白的速度和光一样,漩涡鸣人再强大也还是不可避免的受伤了。

血腥味满满散开,漩涡鸣人身上的衣物也变得残破,透着血渗出。通红的兽瞳紧缩,周身气压更加狂暴,妖力竟然实体化为九尾妖狐之像,那九尾妖狐低吼着冲向冰镜,而后那一面面的冰镜龟裂,裂痕发出滋啦的刺耳声音,终于不堪重负,破裂。变成了无数的冰屑飞舞。


“呃!”冰镜被破,白也被震了出来,强烈的妖力碰撞下,伤及内脏,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染红了白的前襟。


“说!佐助在哪!?”兽瞳渗人,暴虐的气息让漩涡鸣人想要直接撕碎了白,但是,不可以!

佐助!佐助!必须忍耐!

白扶着剧痛的心口缓缓起身,轻笑“妖王一怒着实让人胆裂,你要的人在前方10里地的一处冰洞中。”


得知佐助在何处,漩涡鸣人立即动身,甚至顾不得处理白。

白站在原地扶着胸口平复阵痛,美丽的面容痛苦的皱着“可惜了....”


----
10里地对漩涡鸣人来说不过半刻钟的距离,那个冰洞漩涡鸣人一眼就看到了,依着峭壁,外表也无甚惊奇。

躁动不安的心在感知到佐助的气息后慢慢的平复了,原本急切的心情退去,竟让自己周身发软,脚步就好似生在了原地一般。在洞外面待妖力平和下来,兽瞳恢复湛蓝才进去。

走进了洞内,经过一段通道,寒气渐重,壁上结起了冰,越往里走,再也不复原先景色,说是冰天雪地也不为过,洞里隐约传来了乐声,寻着乐声走到尽头,有一人端坐在那诺大冰床之上,厚重的黑色披风掩盖了身型,只留一个背影,以及在那翘起的头发下一点白白的耳尖。

慢慢走到冰床边上,也坐了下来,隔着一臂的距离望着那清俊的侧脸。乐音悠扬,清脆舒人,在这空旷的洞里,别样的空灵。

这曲子正是之前白用七音柱敲出的,佐助悟性极好,记忆力也好,这曲子不过一遍也就记住了,在漩涡鸣人来到之前也敲打了几遍,现在早就行云流水般自然了。

曲闭,佐助放下了冰柱,侧过头看着漩涡鸣人,无波无澜,仿佛漩涡鸣人不是来救他一样。

“曲子很好听。”长臂一伸,把人拉到了自己怀里,低下头就重重的吻了下去。

措不及防的被改变了姿势,侧躺的姿势不好受,过于霸道的吻让佐助推了推漩涡鸣人的胸膛,只换来更加肆虐的侵占。

唇被反复的舔弄,舌头也被逼与之交缠,津液不断的交换而后吞咽。

“啵!”漩涡鸣人放开了佐助的唇,被疼爱过的唇鲜红艳丽,微微喘着气露出里面那柔软的小舌,黑眼睛蒙着一层雾气,比刚刚的要吸引人的多。

漩涡鸣人轻吻了佐助嘴角,笑开了“第一次,你第一次这么乖。”

把人往怀里提了提,让佐助躺舒服了,埋首在佐助颈间,轻轻的嗅,轻轻的吻。

“你见到白了吗?”

重重的的咬了一下佐助的颈,抬起头来“差点忘了,还有一个人需要料理。”语气不善,看来杀心渐浓。

佐助讽刺的开口“你知道他为什么要抓我吗?你自作主张把我立为妖后,把我变成了一个靶子,替你挡了不少不痛快吧!”

漩涡鸣人无言的望着佐助良久,佐助也不服输的顶了回去,最后漩涡鸣人直接把人圈在了胸前,从背后环抱着,把头搁在佐助肩膀上“我没有把你当靶子。”低沉的声音,满满都是受伤。

“我不想卷进你们的斗争,放了我,好不好?鸣人。”温柔至极的语气,那样的恳求,对漩涡鸣人而言就是一把尖刀。

“我对你不好吗?”答非所问“那是不可能的呀,佐助。”

佐助睁着眼望着眼前晶莹的冰洞,对于漩涡鸣人的答案似乎早有所感“白不会是最后一个,我答应了他一件事,帮他救一个人,这是他留我一命的条件,人在团藏那,不会善了的。”

漩涡鸣人把头伸前了“你答应了要救人。”

“嗯,我答应的,事你做。”

捏了捏佐助的脸颊“好,我做。”

事情发展太过顺利,佐助突然想到漩涡鸣人经常说的一句话“我对你不好吗?”

离开冰洞后,在路上遇到了仍在原地的白,漩涡鸣人拉着佐助走过“跟着吧,别被人发现了。”

白微微弯了腰“多谢。”

佐助往后望去,白笑的很温柔,一眨眼就隐去了身形。

转过头来又看见漩涡鸣人异常高兴的侧脸,是我对你不够好。


----

下章炖肉😜
精十太太删号好可惜😭我没事最喜欢多啃几次头号粉丝系列和蝴蝶效应
前段时间咏而归太太也停更淡圈😭还好还可以睹文思人
为什么喜欢的太太都离开了😭
不想再看到喜欢的太太离开了❤️







猫妖

章十一


佐助被困在冰洞里,身上的伤经过处理也不难受了。
白会带来食物给他,与他闲聊。

说到底佐助心里对于白还是戒备的,毕竟是他捅的自己,即便自己没死,也是因为他还要留着自己与人交易,一想到即便到了最后,回到漩涡鸣人身边居然还是最好的结果佐助心里就跟那江水翻倒着一样。

这冰洞一下就看全了,就佐助现在坐着的一张大冰床,不过这冰床里面的边缘处却有七根冰柱,最长不过两指,粗不过一个拳头。高低不同,倒是让佐助稍微有点感兴趣。佐助披着黑斗篷,脸全埋在毛领子中,跪坐在那几根冰柱前,不自觉便伸出了手去触碰,不过平凡无奇的冰柱。

“想知道那些冰柱是干什么用的吗?”白进来了。

佐助偏了偏头,也只是眼神淡漠。白也坐到了佐助身旁,弯了眼,笑意盈盈。手中凭空出现一根冰棍子。
“这冰洞原是我母亲住的地方,她喜爱人类的音律,却并不爱舞弄丝竹,这是母亲亲手做的七音柱。”

白一边说一边用冰棍子敲打冰柱“宫、商,角、变徽、羽、变宫,这便是七音,从而生出美妙音律。”

挨个敲打了冰柱,音色高低不同,白似乎心情也很好,按七音规律敲打了一遍冰柱后,又开始了毫无规律的敲打,其实也不是没有规律,只是佐助不懂音律,难以理解罢了。

七音柱音色清脆,像那寒冬的冰泉叮咚,很好听,这清冽的乐音让佐助也不自觉的柔和的脸色,这感觉和佐助以前在山里听风听雨,听虫鸣鸟叫相似,心旷神怡。

佐助敛眉垂眼,安静的去聆听。白的一双巧手来回于七音柱之间,一时无话。随着音律越往后前进,越能听出那其中难言的婉转柔情,哀而不伤。

“一开始很好听,让人心里很舒服,后面却越来越...似乌云密布。”佐助不是精通音律的人,说起来他其实也不过山里一只野猫,但音律只要静静听用心听,多少都会有感悟的。只是佐助也难以精确的形容那种感觉。

白停了下来,只把玩着手里的冰棍子“这是母亲所作夜曲,这曲子做完没多久,母亲妖的身份就暴露了,死在了父亲和村人手里,或许那时母亲心里也早有所感,不自觉就寄托在了音律之中吧。”

佐助这几天听白闲聊,也多少知道了他的身世,母亲是妖与人相恋,只不过这下场着实让人唏嘘。

佐助的不言语倒是让白微微一笑“过去很久了,现在我也找到了我自己存在的意义,也还不错。”

佐助问“你的那个意义是那个你一定要救的人吗?”

“是。”

----
离佐助不见已经过去了5天,漩涡鸣人心里的怒火越来越盛,好在消息还是在他爆发之前传过来。

找到了佐助。

漩涡鸣人一心想快点找到人又要瞒着团藏,和鹿丸在大殿秘密商议一下午,安排妥当。才自己出发去夺回佐助。

鹿丸看着漩涡鸣人风风火火的跑了,嘴里吐出的烟圈简直就是他叹的气实体化。

“这是着了魔了呀,麻烦死了……”

----
冰洞里寂静无声,佐助紧紧的盯着白,眼神决绝。

白摇了摇头,轻叹“我知道了。”把一颗珠子给了佐助。

佐助接过珠子放进了怀里“希望我们都能得偿所愿。”

白整理了下衣服,笑着说“那是最好,我该去等漩涡鸣人了,看来,漩涡鸣人一腔痴情要付与那东流水了。”

白走后,冰洞里只剩下佐助一人静默,他伸出手按在了刚刚存放珠子的胸口处“痴情....”

什么是痴情,为什么这痴情他就非要不可呢?

----
剧情为什么进展那么慢!
还不是你这个辣鸡懒.....

猫妖

章十


这是很深很冷的黑暗。

佐助行走在这飘忽的空间中想起这情况并不陌生。上一次风雪封山,他饥寒交加,差点被冻死的时候也是这样。可是上一次他很辛运,他睁开眼睛时在一片温暖中看到了安详的老夫人。

眼皮子很重,要很费力才能睁开一条缝,隐约有光亮透过那条缝进来。轮番挣扎几次才完全张开了眼。

先前所看到的光是无数冰柱反射的效果。这是一个冰洞。腹部的伤口看来经过了处理衣物也换了但起身依然让佐助十分费力。他先前躺的是一块巨大冰面,这整个冰洞再无其他景物。

或许是之前一直在昏睡,无法感知冷意。而现在身处这冰窟到底还是难受的紧。

“你醒了。”随着声音的临近佐助又一次看到了在竹居袭击他的人,依然还是面具覆面。他来到了佐助跟前,递给佐助一件黑斗篷。

接过斗篷披上,身体瞬间暖和不少,领口的毛也很好的暖和了佐助僵硬的脸。

“你为什么不杀了我。”这正是佐助心里最疑惑的事,怎么看潜入竹居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做了那么多的准备而放自己一命也太不合情理了。

“想要杀你的人不是我,我只是一个接受命令的人而已。”面具人缓缓说道。

佐助冷笑不已“你接受了命令而又没杀了我,你是想跟我说你一时大发善心吗?”

面具人没有说话,过来一会儿他抬起手摘了面具,面具之下是一副雌雄莫辨的脸孔,若不是佐助听他说话语气和形态还真是无法相信他是一个男人,这样的面孔清纯可人,杀人什么都还真是难以想象。

“我叫白,这次要杀你的人是万华镜的长老团藏,但团藏是一个及其阴险狡诈的人,杀了你他或许是无忧了,而我却会变成一个弃子。”白把自己的情报和盘托出,也让佐助惊讶不已。

“留下我他也不会放过你,你想要干什么?那个叫团藏的人又为什么一定要杀了我,我都不知我什么时候惹了他。”太多太多的问题没有答案,佐助甚至不止什么时候自己已经深陷这些阴谋之中。

“你是万华镜漩涡鸣人新立的妖后,挡了团藏安插势力的路,也许不是你惹了他,但是他要杀的人却一定是你。”

佐助惊讶的站了起来,他倒是不知道漩涡鸣人给他安了这么个名头。想了想也觉得倒是漩涡鸣人的做法,蛮横无理。
拢了拢斗篷“那你又打着什么算盘?”

白浅浅了笑开了“团藏手里有对于我很重要的人,如果有你的话,漩涡鸣人会很愿意帮我救他出来的。”

佐助还想继续说下去,白摇了摇手“你伤还没有好,还是不要想太多了,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白走后,这诺大的冰洞就只剩下了佐助一个人,伤重才刚刚醒来,又耗神太多,气息不顺,喘了一会儿气,扶着冰床边缘坐了下来。

整理白所说的话,他是想要用自己和漩涡鸣人做交易,这交易做不做的成还不好说,那怕成了,那么他是不是就要回到漩涡鸣人的掌控中。

----
这边漩涡鸣人也没闲着,他心里清楚是团藏那个老家伙在报复他呢,不过以团藏的老谋深算必定谋划谨慎,他不会自己出手。那么不管佐助现在在那,团藏都得牵制住。

这几天派出去的人寻着这那日竹居的碎冰屑上残留的妖力追踪。大概也快有消息了。

漩涡鸣人这几日心情一直很差,也不愿回竹居看着那空房子,就经常站在竹居外的湖水边遥遥望着。竹居外面的四角都挂着灯笼,里面黑漆漆一片。他想,等找回了佐助竹居里面一定会再次燃起灯火,他还可以再看到佐助被灯火照的温润柔和的脸庞,看他生气的样子,看他睡着时恬静的样子,看他偶尔嘴角不屑的笑,看他澄澈透明的黑眼睛。

“呵呵。”低声的嘲弄自己。才过了多久怎么就放不了手了。

湖边又来了一袭红衣矜贵的少年,正是那日拉面店遇到的我爱罗。这几日他也多少听说了这事,想着来看看漩涡鸣人,只不过漩涡鸣人这模样还是让他心里淡淡的疼。

“鸣人,别这样,佐助还等着你去救。”我爱罗想把手放在漩涡鸣人肩膀去安慰他,却被小心心的避过了。
“我明白的,谢谢你,我爱罗。”歉意的一笑就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我爱罗低垂着眼陪漩涡鸣人站了一会儿就离去了。

漩涡鸣人在我爱罗离开时深深的望了一眼他的背影,他不想再让我爱罗付出那些感情,他承受不了,也再也不能回应了。

真是奇怪啊,他曾经也是喜欢我爱罗的,这份感情却也点到为止,而佐助,他是那样的舍不得。
---


不想安排剧情了,想吃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