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天日地小祖宗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搞起来

百度佐助吧:

❤️宇智波佐助0723生日快乐❤️

亲爱的各位小番茄,还有三个月又到了一年一度的723,佐吧吧刊组又来征稿啦!😘

🍃【征稿时间】:即日起至2018年7月1日。

🍃【投稿内容】:
(文章\视频\绘图\同人曲\COS\短漫\手办小剧场\其他~)
🍅图类:手绘\板绘\短漫\COS\手办小剧场
手绘请用扫描上传或高清拍照,保证画面整洁清晰,其他要求高分辨率画面清晰。
🍅文类:庆生文/同人文
篇幅请尽量短篇,长篇吧刊会节选精彩内容,题材不限,结局无要求,符合文规,符合人物性格,剧情发展合理。
🍅音频:MAD\AMV\翻唱\同人曲
MAD\AMV,画质流畅清楚,视频请先上传视频门户网站,然后把链接附在邮箱内。
翻唱\同人曲,音质优良无杂音,火影OPED\BGM或角色歌不限,翻唱自选曲附上歌词和原作。

🍃【投稿方式】:打开邮箱→写明标题→上传作品→点击发送邮件标题:“【吧刊投稿】作品分类 - 投稿者百度用户名 - 作品名称” ,上传稿件作品为附件,发送电子邮件至“bdsasuke723@126.com” 即可。
示例:
【吧刊投稿】同人小说 - 小鸣 - 我和佐助的修仙之梦
【吧刊投稿】同人图 - 鼬 - 我的小萌弟我做主

🍃【投稿须知】:
投稿作品必须原创,禁止抄袭。
吧刊未公布前请勿公开自己的作品,吧刊内容要保密哈~ 吧刊放出后可另行发布~
为保证吧刊质量,吧刊组成员将对所有投稿作品进行筛选,若亲的作品未能被选上,敬请谅解。未录取作品将于7.22前以邮件回复作为通知。
若未能如期交稿和未被录取作品也没关系,依旧可以在佐吧发布庆生。品质优良也是加精的~

🙋🙋吧刊图编也同时招募,愿意参加吧刊制作的小伙伴可以私信我哦!!!

🔗附上贴吧链接:http://t.cn/RmOlbTu

❤️图:CRIS_Axiomatic (微博)
❤️后期:是阿弧呀(微博)

蝶吐

蝶吐症

人若是太偏执,便会患上的一种病症,口中会吐出蝴蝶,蝴蝶会飞往那执念最深处。

这几年越发的不太平了,鸣人作为火影的眉头也是从来没有放松过,他最担心的便是漂泊在外的佐助,那个人在外默默的扛下了太多的危险,上一次佐助回来时还是一年前,身上有多处负伤,休养了几天就急着离开,那一次鸣人难得的对佐助发了火“你这么急着出去,是不要命了吗!”佐助却并没有像平时一样针锋相对回去,只是披上披风从窗口瞬身出去,那瞬间回头“我会回来的。”佐助的顺身术太快了,鸣人只来得及看清那被风吹起的额发下一只淡紫色的轮回眼。
放下批阅文件的笔,鸣人狠狠的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这时鹿丸进来了,虽说作为最怕麻烦的人,鹿丸比漩涡鸣人还要害怕那些文件和处理不完的事物,但再让鸣人这样下去,估计是最麻烦的事了“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休息,你还没有吃饭吧。”
“哪里顾得上吃饭啊我说,鹿丸,你说这么久了,佐助怎么还不回来。”
关于宇智波佐助的事鹿丸也不好说话“谁知道呢,大概快了吧。”
鸣人把头靠在椅子上,仰着头还可以稍微看见背后的窗户的一小片天空,那里没有佐助的鹰,带来关于佐助的消息。
虽说鹿丸放了鸣人一个小时的假,但一个小时说长不长,鸣人想了想还是去了一乐拉面,那里的拉面味道至今仍是鸣人的最爱,坐在店里,现在是火影的鸣人太受瞩目了,经过的行人总是笑着问好,鸣人也总是有耐心的一一回头致意。这次是一个小女孩跑着过来,眼睛闪着崇拜的光芒,语气又急又兴奋的向着鸣人说着她心里的的崇拜,鸣人好笑的看着,也不打断。有一只白色的蝴蝶飞了过来,鸣人一眼就看到了,那是一只很漂亮的白蝴蝶,蝶翅的边缘处有着紫色的花纹。小女孩也被吸引了目光“真漂亮啊!”不由自主的伸出了手,想要去触摸一下这不知何处来的漂亮白蝴蝶,那白蝴蝶从女孩到指尖飞过,来到了漩涡鸣人的面前,忽高忽低的摆动,没有再离开过。小女孩惊奇的瞪大了眼睛。鸣人也不动,就定定的望着那只白蝴蝶,蓝色的眼睛里里倒映着白蝴蝶舞动的样子,有那么一瞬间,小女孩似乎看到了火影大人送了动嘴唇,似乎想说些什么。那只白蝴蝶在鸣人的眼前似乎慢慢耗尽了力气,蝶翅摆动的频率越来越慢,直到鸣人的眼睛再也盛不住那白蝴蝶的身影。那只白蝴蝶最终落到了鸣人的手心,再接触到鸣人手心的那一刻蝶身满满变得透明,那漂亮的有着紫色花纹的蝶翅似乎还想用力摆动,却只能有微弱的动作,看起来就像是轻轻的安抚一样。当白蝴蝶完全死去的那一刻,鸣人手心里只剩下一些白色的粉末。小女孩还想说些什么,却看见向来开朗阳光的火影大人,垂下了头,手里紧紧握住刚刚那只白色蝴蝶化成的灰。小孩子的直觉总是很准的,这样的火影大人看起来似乎难过极了。大概是看到那样漂亮的白蝴蝶死了,所以那么难过吧。小女孩不忍心打扰这样的火影大人,难过的转生离开,却看到在不远处还有一只漂亮的蝴蝶,非常艳丽的红,远远看过去就像一小簇火苗在燃烧一样,正如火苗到了最后会熄灭一样,那只红蝴蝶最后也慢慢变得透明成了灰,一落入到空气中就再也找不到痕迹。那是白蝴蝶的朋友吗?这是小女孩最后的问题。
很多年后,当时的小女孩长大了,今天是木叶的第七代火影离去的日子,人们都在慰灵碑前哀悼,小女孩发现了一只蓝蝴蝶,一开始是一只,后来数量越来越多,人们都惊奇的望着那群蓝蝴蝶,它们在慰灵碑前徘徊,最后飞向了远处,不知道为什么,小女孩也跟着那群蓝蝴蝶跑走了,人们不解的望着,眼神中有不满的责怪,怎么可以在七代火影的悼念会上擅自离开呢!小女孩一路追着那群蓝蝴蝶,最后停在了南贺川,那群蓝蝴蝶飞到了南贺川到湖面上,似乎是终于找到了归处,蓝色的蝶翅摆动的更加卖力,那群蓝蝴蝶就这样冲进了南贺川的河水里。
思绪突然回来多年前的午后,那时候也有这样漂亮的蝴蝶,一只白色的,还有一只火红的。
----
当宇智波佐助身边出现第一只蝴蝶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用剑劈开,蝴蝶最后化为粉末。后来所有的白蝴蝶都被他用剑或着火给毁了,但是即使是这样,在最后他依然也没能把最后一只白蝴蝶毁掉,那时候,他已经没有办法去毁掉那只白蝴蝶,只能任由它飞向那曾经多次被自己扼杀的远方。
这也算是说到做到了,大白痴。
----
香磷对于宇智波佐助是最上心的,她亲眼看着佐助劈开了第一只白蝴蝶,她隐隐约约的明白了些什么,她没有去问佐助为什么非要毁掉那只白蝴蝶,在最后的知觉中疼痛已经不明显了,他看到了那只佐助最后没能毁掉的那只白蝴蝶,眼睛已经快要睁不开了,去吧,回去吧,她想看到那只白蝴蝶回去,只可惜身体已经没有力气,最后的视野里香磷看到了一只红蝴蝶,看看跟在白蝴蝶的后面。
真好,香磷满足的笑了,这样就算是可以看到了吧。

----
emmmm,通篇流水账😂
为什么香磷最后才有蝴蝶出现呢?那是因为我理解的香磷对佐助的爱最深的执念大概是看着他幸福,或者说香磷最大的执念便是宇智波佐助的执念得以安放。
我爱香妹子!!!

至于为什么蓝蝴蝶最后会飞向南贺川,那是因为鸣人把白蝴蝶的粉末撒在了南贺川。

神叨叨的吐槽,火影最大的挡箭牌宇智波佐助

因为某些发言被刺激了,所以打算来点更刺激的!我去你个大西瓜的赎罪!火影最后的结局佐助的赎罪一直都是很多人心里的刺,对于我而言这比日了狗还要日了狗,一个神奇的观点佐助杀了人所以要赎罪,虽然漫画没画但是他一定杀了很多人,很多无辜人,我们来分段理解,在佐助没有黑化之前,借由大蛇丸的口中,以及水月的吐槽,我们可以知道,佐助是不愿意杀人的,一方面是他实力的自负,而另一方面是他的善良,他是一个目的性很重的人,前期就是杀了鼬为全族报仇,除了鼬是他一定要杀的,其他人他并不愿意过多杀戮,水月吐槽他不愧是木叶出身,然而根本原因其实是因为宇智波佐助心底的善。黑化后杀了团藏,不好意思,这个人从头到尾我都认为他该杀,这件事如果要佐助去赎罪的话我只想说佐助快去补几刀,这人渣活该!黑化后佐助在铁之国杀了武士,于是有人说这不就是杀了无辜的人吗?我们来看看当时的情况,哪些武士好像是来要佐助的命的吧,佐助以前不杀人那是他对于敌人的仁慈,怜悯,但现在他杀了,也是合理的,没有规定说一定要对敌人手下留情才是正经的吧?不杀人敌人是情分,杀了敌人是本分,火影里谁没有杀过人?木叶的人没有杀过人吗!论罪孽深重,宇智波佐助一个人比不上的太多了!当然岸本要画一个看似和平美满的结局,于是佐助就是最好使的挡箭牌,给他配个种,再让他去赎罪,火影里罪孽深重的那么多,让佐助一个人去承担起这种担子,对么有代表性。我想大概火影里就只有佐助杀过无辜的人吧,emmmm,大概就是铁之国那几个想要杀佐助的武士吧,或者是不知道那个角落里没有画出来的要杀佐助的无辜人吧!男二嘛,就是脏活累活抢着干,主角要一个好兄弟,男二上,要有一个反派,男二上,要有一个代表去顶锅男二上,这大概就是所谓的退一步便宜别人。
有两段话写的好,每每看到都心头滴血。

有些岔路,即使走上一千回,人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我只是一个儿子,消逝的宇智波最后的血脉。这个世界除了我,再不会有人会为他们的死悲叹痛惜。这个世界除了我,再不会有人会为他们的死愤怨不甘。我为了心里的这份爱而活,也愿意为此而死。

我喜欢的少年,死了一家人,断了一只手,花了十几年与世界为敌,少年意气心比天高最终一事无成,回到村里泯然众人和没什么感情基础的人生儿育女,就这么过完一辈子了。

我的少年,一路荆棘,不负傲骨。不就是锅吗?背得起!!!

今年第一次为本命剪了一个小视屏,所以可能剪得不是很好,下一年我还陪你过生日。宇智波佐助你永远是我心中最明亮的那一颗星。

以前在存的一个鸣佐太太的图,可是现在找不到太太了😂

为什么关于鸣人佐助CP的无差档不可以打佐鸣佐和鸣佐鸣呢,一看见首页有佐鸣两个字真的破坏我扫Tag的心情。

时隔多年的求婚

啊!甜甜的小甜饼。


“哇!刚刚那个帅哥真是太好看了!我都不敢说话太大声,可惜,帅哥就快要结婚了!要不然....!”漩涡鸣人刚刚走进店里就听见那群小姑娘叽叽喳喳的超兴奋,真是的,现在可是上班时间啊。

“咳!上班时间开小差,小心我扣你们奖金啊我说。”故作正经的恐吓,可惜没人买账。看见老板回来了,那群小姑娘更是兴奋不已,直接把鸣人拉到中间“老板啊!我跟你说,今天店里来了一个超大帅哥!那颜值简直就是要上天啊!”

漩涡鸣人也不恼,只是捂着胸口,痛苦的开口“沙美酱!你明明说过我才是最帅的帅哥的呀,果然女人都是善变的吗?”

叫沙美的小女孩哥倆好似的拍拍漩涡鸣人的肩“你是帅哥!那个是大帅哥,不过,老板在我心里依然是无可超越的帅,尤其是在请我们下午茶的时候!”

一群小姑娘又起哄附和,叫着老板请下午茶,漩涡鸣人向来纵容她们“好好好,我就是个买单的命啊。”

闹了一会儿,漩涡鸣人就回到了二楼的办公室,他今年30岁,是一名职业摄影师,现在经营着这一间婚纱摄影店,在业内很有名气,规模也算大,最主要的是店里的婚纱都是独家设计,跟别的婚纱店比起来也是别具一格,自然也就受人追捧了。

二楼的办公室也是漩涡鸣人用来修照片的专用场所,虽然修好每一张照片都很费神,但是漩涡鸣人十分享受这个过程,他一直认为一个好的摄影师应该用他手中的相机去记录下生活中美好的瞬间,而他手中的每一张照片他都希望能用最美好的方式去呈现出来,这大概也是他选择成为一名婚纱摄影师的原因吧,看着照片里每一对笑的幸福的爱人,他都会觉得一切都是有意义的,他是幸福的见证者。

修图枯燥乏味,而且他昨天才结束了一期的外拍工作,去给一对新人拍摄婚礼以及蜜月旅行,身体确实是有点超负荷了。虽然店里也有其他摄影师可以修图,只是习惯还是让漩涡鸣人选择从拍摄到修图都只经一个人的手。

等到把堆积的照片修好,整个大脑也昏昏涨涨的,连续工作了8个小时,等到现在肚子早就饿的呱呱叫了。

抓了抓灿金的头发“今天去吃一乐好了我说!”收拾好东西,走下楼,店里早就没人了,下班时间早过了,一般漩涡鸣人在修图时不喜欢别人打扰,店里的员工也就不会去跟他打招呼。

其实漩涡鸣人做这个老板也做的随意的很,这件婚纱店当初也是多亏各种朋友的支持才得以经营至今,虽然如今一切都已经上了正轨,但他本身对于管理并不拿手,还好有沙美,作为店长沙美把店里的一切都打理的很好,他倒是能偷不少懒。

店里的灯还留着,漩涡鸣人四处检查了下没什么遗漏,就准备关灯,经过婚纱展厅时,发现多了一件婚纱。店里的婚纱都是经由一个朋友--天天设计的,是很好的合作伙伴。

这件多出来的婚纱整体是大红色的,全由蕾丝制作,露背的设计和蕾丝的性感相结合,恰到好处。在露背的边缘处又缝接了轻纱,若是这婚纱上身,一定好似美人鱼尾一般摇曳生姿。现在多数人更喜爱纯白的婚纱,这套大红婚纱无疑非常抢眼。不过这婚纱还在店里应该是天天拿回去修改过了,再送回店里,婚纱这东西细节太多,一定要新娘本人试穿才能确定效果。一定又是一对幸福的爱人。漩涡鸣人这样想着。

----

“嗨!”漩涡鸣人走进店里,平时总围在一起的小姑娘们近日却都不在,往里走了些才发现她们都聚在婚纱展示厅的外面,交头接耳的。漩涡鸣人也没有出声提醒,静悄悄的走到她们后面,打算听点墙角。
“哇,穿上正装更好看了!”

“身材好棒啊,啊!快要晕过去了!”

“好羡慕新娘啊!”

哦,估计是之前她们说的那个大帅哥来店里了,这么花痴一个准新郎官真的好吗?漩涡鸣人顺着她们讨论的方向望过去,一身得体的纯白西装,流线型的剪裁更加突现身材。唔,不得不夸一句,身材确实很好,修长匀称,只不过,这背影,莫名的眼熟,曾经也有一个人的背影如此吸引自己,就连那微微翘起的头发也如此相像。

“我终于穿上了婚纱站在佐助君旁边了,好幸福啊!”
穿着大红蕾丝婚纱的女子一脸兴奋的站在那位叫佐助的男人身边,高兴挽着他的手臂,整个人都黏了上去。

“不要闹了,香磷。”佐助侧过头,略带无奈的说道。

叫香磷的女人还是在佐助身上蹭了几下,才正经起来,站在香磷旁边的天天帮忙整理婚纱,确定了细节方面的完美。

原来,真的是他!佐助!宇智波佐助!时光飞逝,他比以前高了很多,没以前那么瘦,也终于学会了如何表达自己的温柔了。

太过突然的遇见,心脏咚咚咚的狂跳着,似乎都感到了疼痛“佐助...”漩涡鸣人发现自己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去呼唤他。

佐助转过身来,在看到漩涡鸣人的那一瞬间睁大了那双黑眼睛,惊讶一闪而过,他又再次控制好了自己的表情。

“鸣人,好久不见。”很自然的语气,轻轻松松的打着招呼。

“是呀,真的....好久不见了。”漩涡鸣人如此回应着。
聚在一起的小姑娘们因为老板突然出身给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就听着老板和那位大帅哥打着招呼,是认识的吗?

“老板,你们认识啊?!”

面对着一群小姑娘兴奋期待的眼神,漩涡鸣人温柔的笑了“是呀,很久以前就认识了。”又再次望向佐助,蓝眼睛越发的沉静温柔“所以,佐助是要结婚了吗?”

“还没到时候呢。”

一旁的准新娘也过来了“佐助,这是谁啊?”

“以前的一个朋友。”

漩涡鸣人见佐助并没有继续介绍下去,笑着摸了摸头,向香磷走过去,站在佐助身边,微笑着介绍自己“我和这个家伙很早以前就认识了,我叫漩涡鸣人,嘛,新娘子很漂亮哦,佐助!”

佐助也不搭话,倒是一旁的天天笑了起来“没想到鸣人还认识这么一个大帅哥呢!”

“我们以前读书就认识了!话说天天这次的婚纱还真是抢眼啊。”

“但是很适合这位漂亮的新娘不是吗?”

的确,艳丽的红色很适合香磷。

“这颜色和你眼睛的颜色一样漂亮,很适合你。”漩涡鸣人由衷的说道。

香磷突然就脸红了“佐助君也是这么说的呢!”

“咳!香磷,如果没有问题了的话我还要去找哥哥,婚纱应该没有问题了吧?”实在是不想再呆下去了,本来他就不擅长去应付别人,尤其是那个人是漩涡鸣人。

香磷知道佐助这次回国其实确实很匆忙,礼服既然已经没有问题,那么她也不能太耽误佐助的时间。随着天天去试衣室换了婚纱,佐助也跟着店员换下了白西装。

在这间隙,鸣人还要负责去应付一群小丫头的询问,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换完了衣服,佐助和香磷两个人向漩涡鸣人道别,便开着车离开了。天天也要回去忙工作室的工作,也没有久留。

漩涡鸣人一个人上了楼,把自己关在了二楼的办公室。打开了电脑却没有办法专心工作,看着电脑上幸福的新人的笑容,突然就心酸了,佐助也会和那个叫香磷的女孩这么幸福的笑吧?真好,佐助一直都不怎么爱笑,记忆里最深刻的一次还是当年他离开的那一天晚上,漫天的星子都入了他的眼。

----

那时候自己懵懂少年不知情滋味,一心觉得爱上自己的朋友还是一个男人是那样不可思议的事,每天都在背德感中煎熬,分不清友情跟爱情,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去靠近宇智波佐助,沉沦在感情的灰色地带中。接受了一个女孩子的告白,本想着借此看清自己的心意,或者爱上那个女孩子。再光明正大的站在宇智波佐助身边。

可是时间带来的是宇智波佐助离别的消息,那天,宇智波佐助破天荒的约了他在学校的天文台,他到的时候看见佐助站在望远镜前,通过那小小的镜片去瞭望那夜色中明亮的星。佐助看的认真,我也难得的安静。

“我要去国外的科研团队,明天的飞机。”说完了这句话,宇智波佐助不再看着望远镜里的星星,他转过头,认真的看着我。

微弱的路灯灯光照不清他的身影。大约是看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他招手让我过去他身边。可是我却呆呆的站在原地,大概是看我没有过去的意思,佐助低下了眉眼,无奈的笑了一下,似乎有点难过的样子。

他又转过身去,继续用望远镜观测天空。一开始听到消息时的无措渐渐被越来约浓的怒气掩盖,为什么他要离开,连一句话都不愿意解释!我大步的走了过去,心里只想着好好揍这家伙一顿,如果我能下得了手的话。

刚走进他就开口了“鸣人,这是我的梦想。”

我捏紧的拳头突然就松了,张了张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不能,不能那怕说一句挽留的话。我知道的,佐助的家族是军人世家,父亲富岳是上将。佐助的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叫宇智波鼬,如今在特种部队服役,军衔是少尉。

佐助的父亲一直都希望培养自己的儿子们成为军队的人才,佐助也的确曾一直以此为目标,希望能得到父亲的认可,尽管他并不喜欢。

然而富岳却从来吝啬于把关注给予佐助,而渐渐长大的佐助也认为不应该再活在他人的期望中,于是不顾富岳的反对,和家人闹了一场,选择了科研这条道路。我怎么能去阻碍他?

我在痛苦的矛盾中不能自拔,而佐助又开口了,他依然用望远镜观测着天空,我却能看到他嘴角翘起的弧度“鸣人,能遇到你我很高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还会回来吗?”这是我从知道这个消息后第一句话。

“大概吧,该回来的时候就会回来了。”佐助回头望着我,眉眼弯弯,笑的很温柔“所以大白痴要照顾好自己。”

夜凉如水,温柔的黑眼睛里都是我。

“你才是要照顾好自己,笨蛋佐助。”

后来呢?

对了,在回去的路上我突然发了疯的跑回去刚刚观测天空的地方,学着佐助的样子去观望天空。城市里的天空星星几乎难以看见,透过望远镜我看到了那些更古不变的恒星散发出来的光,光芒穿越了时间映到了我的眼中。原来星星真的很好看。好看到我居然落下了泪。

现在想想用望远镜看星星然后哭得像个傻逼一样的自己还真是可笑。一个胆小鬼除了哭什么都做不了。就连自己的心意都说不出口。

我再也没有找过女朋友,和佐助的联系也渐渐少了,直到我再也找不到他了。父母也一直操心着我的终身大事,我也只能一直蒙混过关。在我30岁那年玖辛奈也终于忍不住了,把我按在家里非要我给个说法,水门在暴怒的玖辛奈身后担忧的看着。我看见玖辛奈的红发中夹着了几条白发,这些年以来的愧疚突然爆发,我跌坐在沙发上,双手抱着头,痛苦的说着对不起。

“妈妈,我爱上了一个男人,好多年前就爱上了,直到现在那份爱意还在我的心口满满当当的!我不能......我不能忘了他!”多年来的隐瞒一下宣之于口,我甚至不敢抬头看父母震惊悲伤的样子。

“臭小子!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痛痛快快揍你一顿啊!”玖辛奈蹲下来抱着我“妈妈不逼你了。”

水门也无奈的说“要是真这么喜欢的话,也没办法啊。”

闭上了眼睛,把自己从过往的记忆中抽出来,喃喃道“妈妈,我找到他了,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

佐助把香磷送回家后一个人开着车漫无目的在这陌生又熟悉的城市里穿梭,哥哥最近也在这座城市,得知自己会回来特意叫自己好好聚一下,离约定的时间还早。

还是遇到了呀,漩涡鸣人。自己当年为了找寻自己的道路不顾父亲阻拦毅然来到了这座城市,遇到的第一个最讨厌的人就是漩涡鸣人。

他太张扬了,并不知收敛。大学时自己是和他一个宿舍的,不得不说一个人宿舍几个人当中没有比漩涡鸣人更吵的人了。从一开始就看不顺眼他,漩涡鸣人也谈不上有多看得上自己。自己醉心于研究,跟随导师大蛇丸进出实验室比进出宿舍要多,也不大关心周围的人和事。

转折点是在自己被选为学生会主席那时候,那是和其他大学的一场篮球比赛,作为主席的自己几乎是全权负责这场赛事,这时候便和漩涡鸣人交流多了起来。漩涡鸣人这个人在运动方面有很高的天赋和体力,篮球队的主力就是他。

而在赛场上漩涡鸣人也出色的发挥了他的作用,然而对方拼着犯规在赛场上伤了漩涡鸣人,小腿骨节错位,漩涡鸣人被迫离场。少了漩涡鸣人对方追分追的厉害,而漩涡鸣人那个大白痴就算受了伤也不肯离开场馆,咬着牙握着拳头,估计不是队友拉着他爬都能爬到场上去。

比赛中场休息时,场上的大一学生都很沮丧,这是他们入大学以来的第一场比赛,年轻人怎么会想输给别人呢?对方的球员隔着人群,投来的轻蔑眼神,更是气人。我找到了篮球队的负责人,是一个懒洋洋的死鱼眼,叫奈良鹿丸。我跟他说我可以替漩涡鸣人出场,他抬了抬眼,就说随我。估计是看赢的机会很小,也懒得揪心了。倒是一旁的漩涡鸣人帮他激动完了。

“喂!你行不行啊,不要舔乱子啊!”这表现倒是情有可原。

我低下头,慢慢解开衬衣的袖子“我的确是不经常打篮球,不过如果是你那样的水平我想我应付的来。”现在想想自己那时候的语气是蛮欠的。以至于后来赢了漩涡鸣人也别别扭扭的没说出一句恭喜的话。

后来的事情就发展的超乎我意料,漩涡鸣人似乎是把我当成了可以结交的朋友,即使我一再回避也敌不过他热情的过分。大概有一些人你就是拿他无可奈何,到现在我都搞不清楚我是什么时候就着了他的道。

记得那是一年冬天,雪下得很大,那时候自己因为研究的问题从宿舍搬了出来。我在实验室昏天黑地的埋头苦干了两天,出来的时候天刚刚亮,天上也飘着雪。我大概是太累了,直直的站着,一时之间颇有天苍苍野茫茫的萧索。

然后一头金发耸动突兀的入了自己的眼,漩涡鸣人小跑过来,拿着冒着热气的豆浆“佐助你又做实验做到不顾时间啊我说!我在外面等了你两天了呀!再不出来我要冲进去把你拖出来了!”


热腾腾的豆浆握在手里,滚烫的温度顺着手臂的经脉烫的心脏都缩了一下。

都怪那该死的豆浆。那滚烫的热度一直到漩涡鸣人带着他女朋友介绍给自己时终于凉了下去。

漩涡鸣人本来就应该光明正大的站在阳光底下牵着他的爱人,而不是和自己......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不见天日。

我做了一个逃兵,父亲说得没错,做了一次逃兵,永远都是逃兵。

到了现在,我遇见了漩涡鸣人,还是只有逃。
----

今天的The fall 依然处于低气压中,自从漩涡鸣人结束了上一次的外拍工作,整个人就颓了。

其实大概也不能说是颓,毕竟漩涡鸣人这几天的工作劲头堪比十头牛,就是看起来周身散发着颓废的大叔气息。

本来沙美都做好准备迎接这几天提前进入更年期的漩涡大叔的,没想到今天从门口进来的漩涡鸣人帅瞎她眼,黑西装稳重成熟,一头炸起的金发被梳至脑后。漩涡鸣人是个很随性的人,一年到头都是运动服走天下,这突然一次西装革履的确是吸引眼球。啊,忽略他那要死不活的眼神也能勉强给个十分啦,沙美在心里吐槽。

漩涡鸣人打了声招呼就上了楼,说起来他今天盛装打扮了一番的原因便是香磷发了一条短信,希望自己能去参加她的婚礼。

这样的邀请让人无法拒绝,只是去了的话是不是要亲眼看着佐助和别人结婚。只要一想到这一点心里便不可自抑的泛起了酸疼。

今天就是佐助结婚的日子了,本来自己做了这么些天的心理准备,已经决定哪怕是看着佐助幸福也好。只是开着车去婚礼现场时,还是不由自主的开回了店里。漩涡鸣人捂住眼睛,心里唾弃自己,佐助现在这么幸福你应该高兴才对啊!可是,想到佐助要结婚了,心还是痛的快要死掉了。漩涡鸣人烦躁的把领带扯松了,他快要透不过气了,现在,大概婚礼已经开始了吧。

“滴!滴!滴!。”电脑传来视屏的提示音,漩涡鸣人瞥了一眼,发现时香磷的视屏,于是强打起精神,拍了拍自己的脸,好让面部肌肉不那么僵硬,总不能再别人结婚的日子哭丧着脸不是吗?

“啊!香磷啊,果然这套婚纱很适合你。”大胆的红色和性感的设计,比起当日的试穿,今天的香磷更加的光彩照人,眼睛里的笑意藏都藏不住。没有佩戴头纱,头发全部都以编织的形式束在了脑后,更显得干练,更符合香磷的气质。

新娘总是最美的,但是香磷皱着眉头看了半天鸣人,突然冒出一句“你是不是喜欢佐助。”肯定的疑问句。

漩涡鸣人感觉心一下就凉了,干哈哈的笑着“说什么呢,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今天你们结婚,我很高兴,佐助以后就拜托你.....好好照顾。”最后几个字几乎是咬牙说出来的。

香磷翻了个白眼,突然笑得神秘,她往后退了几步,以变能显现出她的全身,一个穿着黑西装的人走了过来,低下头望着她,笑的温柔。那是一个褐发的男子,很英俊,看起来就是一个温柔的人。香磷就着男子低头的姿势吻了上去。漩涡鸣人目瞪口呆,这是怎么回事?

“这才是我今天的结婚对象哦。”明显调笑的语气。镜头里的褐发男子也笑着望着镜头,似乎是无奈,啊!我媳妇就是喜欢玩,没办法。

漩涡鸣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大脑超速运转后突然一把把电脑关上,冲了出去。看见镜头黑了,香磷靠在褐发男子的身上“真的好笨啊。”

----

漩涡鸣人现在脑子里想的就是一定要找到宇智波佐助,他冲下楼,吓了沙美一跳。在冲出门口时又跑回沙美面前“沙美酱,前几天过来试婚纱人还记得吗?就是佐助啊,不是他要结婚对不对!”

沙美吓了一下就反应过来了“不是老板的朋友要结婚啦,他只是过来试衣服的,我也是后来从中岛的拍摄资料里知道的,这个大帅哥说不定我还可以努力一下呢!”沙美最后简直说得超兴奋。

漩涡鸣人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做老板的怎么可以不留意一下店里客人资料呢?太不负责了。他兴冲冲的跑出店门,还不忘说“沙美酱啊!那个大帅哥你还是放弃吧!”

----

婚礼的仪式已经完成了,佐助也不太喜欢热闹的场面,就一个人去到了一个僻静的湖边。他出国以后在科研团队里认识了香磷,后来又和水月,重吴组成了固定的研究小组,一路过来了这么些年,情谊不可谓不深,这些朋友陪伴着他,如今他也可以见证香磷的幸福,他的心里少有的高兴。

“佐助!佐助!”安静被打破了,佐助皱着眉头转过身,只看见漩涡鸣人冲了过来。他怎么会在这里?

“你....!”话还没问出口,就只见漩涡鸣人把什么东西往自己头上一撒。随后视线受阻,才知道那是白色的头纱。

或许的刚刚跑的太快,漩涡鸣人还喘着粗气,但是蓝眼睛亮的惊人。

这情形超出宇智波佐助的理解范围,他静静的望着漩涡鸣人,希望得到一个解释。

待气喘匀了,漩涡鸣人直起身子,扶住佐助的两臂“佐助,和我结婚吧!”

果然他不该指望漩涡鸣人能好好说话。拨开漩涡鸣人的手“你...什么意思。”

刚刚才气势十足求婚的人突然变得拘谨起来“我......我想要和佐助一直在一起的说,佐助,你愿意吗?”

不得不说这一出变故来的突然又迅速,佐助隔着那一层雪白的头纱望向鸣人的眼,有很多话想问个明白,比如,漩涡鸣人你不是喜欢女人吗?你的小女朋友呢?这么多年怎么突然就弯了?怎么就找上了自己?

太多问题纷杂而来,竟一个也问不出。望着漩涡鸣人亮的惊人的蓝眼睛许久,那里面的期待和小心翼翼烫的佐助的心跳一下就乱了套,他把脑袋垂了下去,仿佛入了定。

漩涡鸣人此时心里七上八下的,也不敢随便出声,佐助今日穿的是那日试的白西装,两鬓的碎发也用发胶固定了上去,额前的刘海被梳了一边上去,精致的眉眼就更一览无余,许是想事情太入神,那头纱也一直在他头上罩着,垂落在地上。

真好看。漩涡鸣人不争气的脸红了。

这时佐助抬起头来“可以。”仿佛是下了一个无比重要的决定,一个千钧重的承诺。

漩涡鸣人看着佐助坚定的眼睛一瞬间眼眶发热,多年来的爱念突然开了花结了果,他的心里翻江倒海身体却很僵硬,自己一定傻透了。他靠近宇智波佐助,额头相抵,慢慢覆上了佐助的唇。

这是一个很轻很轻的吻,没有唇舌交缠,甚至还隔了一层头纱,但是他们的心在这么多年的时光里终于可以毫无嫌隙的靠进,不可分离。

漩涡鸣人揽着佐助的腰把人抱了个满怀,头靠在佐助的肩膀,低低的笑开了。低沉的嗓音就在佐助的耳边,呼出的热气染红了耳尖。

佐助的头也靠在了漩涡鸣人的肩上,他把头转向了鸣人的方向,嘴唇贴着漩涡鸣人的耳朵“鸣人,我喜欢你。”

“是吗?刚好我也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一直喜欢了好多年。”

宇智波佐助弯了眉眼,心里想,还是我先告的白。

----

明明只是想写鸣人拿着头纱向佐助求婚而已,为什么写了这么多.......
脑洞很美好,文笔干巴巴......

终然痴心仍然难定散聚

柚子太太的短漫衍生文。
@大柚柚柚柚 
他该回来了吧?今天是自己大婚的日子,作为挚友身份的他一定会回来恭贺吧?鸣人站在窗前远远的望着青蓝色的天空。

门被打开了,即使不用回头,鸣人也知晓,他回来了,宇智波佐助回来了。

转过身来,尽力扯出一个微笑“你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不会开了呢。”对面的人并不言语。

鸣人又自顾自的说开了“不想说点什么祝福我吗?”

佐助其实此时已经不大听得清楚鸣人再说些什么,只是鸣人每说一句话他心里就冰冷一分,心里狂啸的名为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的感情也渐渐结了冰。

“我不会替你高兴也不会真心祝福你,因为此刻的你露出的表情这样悲伤无奈...”

是呀,你的蓝眼睛没有以前的光芒闪烁,笑起来也没有以前那样好看,为什么我喜欢的鸣人不见了?

“我啊,一直在想,如果那天一起死在终结之谷就好了,我现在虽然还活着却是一具行尸走肉。”

那一天你强行打破了我内心所有的墙壁,我再也没有地方逃避了,我所想要到达的那个彼岸已经消失不见,原来兜兜转转在这世间煎熬了那么久,还是输的一败涂地,但是你所梦想的彼岸还可以行走下去,我想这份因缘到此就该结束了,至少,我的眼睛还能成为你到达彼岸的助力。这本该是我能想到的最完满不过的结局。

“说实话直到现在我都讨厌你,自顾自的追逐我,带我回来,我回来了一切却都变了,好怀念那些回不去的从前,所以我如果再次离开你会不会踏上旅途寻找我。”

我离开了,你不许。追着我要带我回来。我想要死亡,你不准。说要我成为你的助力。和小时候一样,做着惹人发笑的白痴事情。我也和小时候一样,明明那个白痴碍眼的很,却要命的吸引着自己。我如你所愿,成为你理想世界的助力,成为你耀眼阳光下的阴影。可是,你的未来……没有我了。

迅速的抽出了刀,毫不犹豫的刺向了面前的人“结果,却收到你要结婚的消息。”

一瞬之间,两人的面容咫尺之间,紫色的轮回眼淡漠的可怕,看着那双蓝眼睛里的震惊和痛苦。

“真的很悲伤啊……”
无论是你还是我。

伏在金发男人的肩膀,喃喃开口“呐,鸣人告诉我,要怎样才能回到从前?要怎样才能让你只属于我自己一个人?”

为什么要抛下我?为什么我不是你的唯一?

“我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冰冻了的感情还是宣泄而出,却是诀别的话语。

“哈!”低沉又隐忍的笑声从耳边响起“终于听到你说这句话了....”

没有想到先告白的人不是我啊。

“你还记得吗?我以前说过,愿意和你一起去死,现在也是....”

撑起疼痛的身体,看见紫色轮回眼里隐隐的泪光,不肯落下睫毛。闭上眼睛,用尽最后的力气吻上了面前人的唇。嘴角溢出的血液混合在两人的唇间,滴落下来。

一个血腥的吻。
一个死亡的吻。
一个最后的吻。
一起吧,佐助。我们一起去死吧。

黄泉再相见。

----
这篇短漫本来就是狗血虐身又虐心的梗,但意外的我吃的很香呢!或许我就是个M.....
我看到的是佐助的绝望和无力。
我看到的是鸣人的无奈和解脱。强烈黑暗又倔强的感情美的惊心动魄。
最殇不过求而不得,再求难得。
一无所有的佐助最终连鸣人也失去了。
话说太太还真是敏感体质啊,事情总是找上门。得亏太太足够强大和豁达。
我助助黑化一下怎么了!
黑化一下怎么了!
怎么了!
渣的不是鸣人和佐助是我......

咸鱼的我也有100粉了,按照传统好像是要来一发点梗😆之前有小伙伴小伙伴问猫妖,但是因为前段时间有很多烦心事所以一直是断更,想要捡起来的时候发现思路断了,实在不好意思去回复小伙伴😂这次也是希望借此来复建